a a a a a a a a a a a 榆林市买卖房子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榆林市买卖房子

永州市社区

韦进林在成都市血液中心给儿子献血。

原标题:“逃跑”父亲:饱受煎熬,回来兑现3个承诺

把钱带回来为儿子献血照顾即将手术的母子

《母亲为儿捐肝父亲赌光救命钱》后续

2月27日,是韦进林的39岁生日。这一次,却没有满桌的饭菜相迎,也没有家人相聚的温暖,甚至连碗“长寿面”都没吃到。从旅店出来后,他就独自沿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行走,到了岔路口就询问献血站在哪儿。

26日深夜,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韦进林第三次反口,称那笔“救命钱”既没赌也没输,还债后还剩下4万元,一直藏在了家中。随后,他带着钱连夜赶回医院,并亲手交给徐娟(本报昨日报道)。

韦进林的多次反口,徐娟说不知道哪句还能信。韦进林这次没有反驳,他说,想弥补一个父亲的责任,“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救儿子”。

前妻打来电话:你咋变成这样

站在献血站门外,韦进林双眼布满血丝,深吸口气后,他吐出几个字,“这段时间,一直在煎熬。”

自从拿着6万元“救命钱”离开后,韦进林的事在社会上立马引发关注,不少市民和网友公开谴责他不负责的行为,甚至连朋友、亲人都对他失去信任——在这期间,他多次接到两边亲友打来的电话,或骂、或劝、或指责,韦进林说他一听到电话响,整个神经都处于绷紧状态,“每天至少几十个电话,我不晓得咋跟他们解释。”韦进林说,甚至他还接到前妻的电话,电话那头不断问他,“你怎么变成这样的人?”

医药费庞大,手术完了该咋办?

“从半年前儿子生病,医药费我真的都在出。”韦进林坐在成都市血液中心大厅,双手来回摩擦头发,等待献血通知。

他说,自己常年在工地上做工,这些年家里攒下来的一笔积蓄,都给儿子用作医药费了,但是儿子的病一直不见好转,很快花光了所有积蓄,而且还四处借钱,“能找的亲戚,我们都找了。”

眼见手术在即,因为医药费的事,他同妻子多次吵架,“我知道她救儿子心切,我当然也想救啊,但是今后一家人又该怎么办?”韦进林说,儿子没动手术前就花费了10多万,这个手术算下来还要10多万,而且还有一笔未知的后续治疗费用。

韦进林说,当时他和妻子吵架,甚至谈到了离婚,自己正处于气头上,“想到那笔庞大的医药费,我是真的怕了,手术完了又该怎么办?”

给儿子献血,照顾将手术的母子

27日下午4点35分,徐娟和韦进林先后从华西医院ICU病房走出。

“昨天听到儿子血小板低,等着人献血时,心里很难受。”当晚,韦进林连夜带钱赶到医院,并在次日上午进行献血。“马上就要手术了,这次真的不走了,安心在这里照顾母子手术完。”韦进林说,对于自己话语的多次反复,他知道很难让家人再信,“但这次承诺了的事,是作为一个父亲和丈夫应做的,我不得再走了。”“他拿回来的钱,全放进思徐的医疗账户了。”徐娟将当天存入华西医院医疗账户的清单展示出来,她们这些天收到不少好心人帮助,“每一笔收入,我都记在了本子上,都能在华西医院的医疗账户上查到,钱是用在思徐的治疗上。”

华西都市报记者 杨力 摄影 张磊

永州市社区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